校友总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府写真 >> 筑在湖大 >> 正文

筑在湖大|二院

发布于:2018年12月25日 作者:周妍 袁硕 熊思奇 徐智博 周强 杨一鸣 来源:湖南大学建筑院 点击:[]

筑在湖大系列公众号文章是同名宣传册的衍生物,以约每周一期的频率介绍湖南大学历史建筑以及其建筑师。

二院是一栋功能简单实用,适用于当年法商两科的教学,也同样适用于今天湖南大学物理实验室使用的具有鲜明的折衷主义建筑的教学办公楼。二院同样也是研究那个时代建筑的重要标本,刘敦桢娴熟的设计技能和做建筑的态度值得我们后生学习。

——《湖南大学早期建筑研究》郑晓旭

湖南大学二院由中国现代著名建筑学、建筑史学家刘敦桢先生设计,为1927年湖南大学超出岳麓书院向外发展新建的教学楼,称为“湖南大学第二院”,简称二院(岳麓书院被称为“第一院”)。二院为原法商两科校舍,占地 1097平方米,建筑面积 1970 平方米,为两层古典式建筑,飞檐翘角,琉璃筒瓦,但融入了不少西方现代建筑技术。如今,建筑的西北角还留有当年弹痕累累的战争痕迹。二院现已被列入近现代保护建筑。

低调中的实用主义

由于二院的建造目的很明确——湖南大学成立之初需要校舍,所以二院的建筑功能便很简单,即满足法商两科的教学之用。整栋建筑除了教学使用必备的教室、办公室和传达室之外别无他物,甚至都没有考虑卫生间的设置,以致后来不得不在建筑背后的东侧增建男女两栋简易厕所,并从建筑东边的后门出入。进入室内,各建筑用房一目了然,门厅的两侧是传达室和值班室,而教室和办公室则左右分居两旁,门厅的正前方是通往二层的双分楼梯,整个建筑功能布局简洁实用,交通流线简短科学。

一个门厅、一个主楼梯和一条内廊便很好地把两层建筑很好地联系在一起。这样的处理带给建筑的好处便是空间紧凑、使用方便,体现了实用主义至上的原则。而刘敦桢在入口处做的这个介乎室内门厅和室外环境的空间,在过渡的同时还起到了雨篷的作用。

比例中的美学标准

中国古建筑的美丑之别,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面阔之间的比例是否协调。所以在中国古建筑的设计中面阔的确定是遵循一定的比例准则的,简单的一条就是:以明间尺度为主体,次、梢间应依次递减。

二院的平面设计虽不作为纯粹的中国古建样式与之一一照应,但背后实际上遵循这样的准则。假如以二院的屋身和台基的比例建构中国式的歇山顶或者是庑殿顶,那么这个假想建筑的形体是完全符合中国古建筑的美学标准的。

比起中国传统建筑,西方古典建筑更加注重建筑的比例与尺度,这种对建筑极度理性的态度甚至让人觉得有些教条,但不可否认的是,遵循这样严格的比例下的西方古典建筑的确美多丑少。法国古典主义建筑是这种极度讲究形体比例的代表,其经典的建筑立面构图是横三段纵五段。二院的主体部分明显也呈现出这样的构图手法。

入口&折衷主义

二院的整体造型是西洋古典的构图、屋顶是西洋式四坡顶但在檐口处又做了一点中国式屋顶的曲线起翘,屋脊屋角处又全无中国的花脊鸱吻等装饰、清水砖墙壁柱又被打磨成圆角,有早期现代主义风格,而下部花岗石墙基又是古典的做法、入口处的檐下有古希腊式檐口特点,但又不是完全希腊式做法等。

——《从长沙的两座建筑看刘敦桢先生的早期建筑思想》柳肃

不只在形体比例上,两种截然不同建筑审美在多处都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和折衷——西洋式四坡顶在接近檐口处做了中国式的屋顶曲线起翘,建筑的山花檐口部分和花岗石墙基也做得很有味道。

另外,刘敦桢在设计中还折了西方古典主义与现代主义的衷。

入口处以四根颇有刘氏个人设计风格的柱子围合而成,形成一个能够很好地过渡到室内的灰空间,这一部分是整个建筑的精华体现:单独把入口抽取出来看,这种实体矩形块轮廓内嵌套虚体矩形块的构图手法是典型的学院式手法,其渊源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的凯旋门,两个内外矩形往往具有相同的比例。

再往更细处看,可以发现此处的四根柱子与众不同,一般来说用于此处的柱子多为西方传统的三大柱式:多立克、爱奥尼与科林斯,但是,刘敦桢一种都没采用,而是自我创新地创造了一种属于自己风格的“新柱式”——刘氏折衷主义柱式。这种柱式仍然分为檐部、柱头、柱身和柱座,但是比例和造型完全颠覆了传统古典柱式的形象,这种前所未有的柱式不但颜色比例搭配协调,更重要的是运用在这里便将整栋建筑融合了起来,不同风格的彰显因此不会显得格格不入,同时也节省了建造成本,可谓一举两得。

遗憾的是,在文革期间,这种带有凹槽的纹饰被列为资本主义的象征,因此用水泥石灰抹去了一半,如今柱子上的纹饰只能看见朝向里侧的部分。

细部之美

在反对浪费设计的时代背景下诞生出这样的建筑,除了在造型最重要的入口做足文章,二院的每个细部也都在有限的成本下做得很精致——一堵平墙就可以拉过去,却做了壁柱式的造型,壁柱打磨成了圆角,砖的砌法亦十分考究。二院西侧的墙面上还有很多砖的丁面上印了“德记大纯”四字,这些20年代就已经使用了的机制砖,是从武汉运过来的。

 

今日二院

或许一些同学对二院很陌生,甚至从未踏足,其实,建筑学院的美术课时常选择在二院门前进行水彩写生,二院便成同学们偶尔走进去洗笔、换水的地方。它掩映在绿树丛中,到今年整整90岁,作为实验室被继续使用着,仍然是谦逊而不失光华的。

2017年始,学校开启了对包括九栋国宝级建筑在内的一批湖大历史建筑的修复工作。首批进行修缮的三栋建筑为二院(物理实验楼)、七舍、九舍。

受学校委托,湖大设计院古建所工作人员和建筑学院的一批博士生、研究生,日前对湖南大学首批进行修复工作的三栋历史建筑进行初期的测绘。

330日,小编也走访了二院的测绘现场。

如今二院的屋顶楼板已经产生了较大的弯曲,参与测绘的博士和研究生们爬上屋架,手持电筒,一待就是两三个小时。

通过检修口进入屋架内部、递接物品

测绘进行了半个月,风雨无阻,队员们通过3D扫描、激光测距等方式,绘制出图纸(平、立、剖、大样、残损标注)、分析受损的原因,并最终确定修缮方案。测绘是一个考验耐力和严谨性的工作,后期整理数据、残损情况的整理也是艰巨的任务。

调试3D扫描仪

3D扫描得出的建筑室内框架

测绘定位点

20.jpg21.jpg22.jpg23.jpg24.jpg25.jpg

“同样的残损,导致它们发生的原因却有很多,我们就需要对它们进行初步分析,并有经验丰富的专家进行指导。所以每一处的破损我们都会把它们画下来,并在图纸上标注出来。”据了解,在测绘二院的同时,七舍、九舍的测绘也在同时进行,力学楼的修缮工作也已经开始。

“能参与湖大国保的修复,其实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情。”这次走访,也编织了我们联系过去与现在的一条绳索。在同样的一栋建筑里,历史会继续演绎它的故事,我们能想象它90年前刚刚建成的样子,也期待着将来它重新焕发光彩的模样。

筑在湖大制作团队|周妍 袁硕 熊思奇 徐智博 周强 杨一鸣

摄影|赵伯轩 周妍 袁硕

文字|周妍
编辑|吴孟然 赵伯轩
鸣谢:陈树芸、宋明星、杨振航等老师
资料参考: 郑晓旭《湖南大学早期建筑研究》
图纸提供:湖南大学建筑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