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总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府写真 >> 筑在湖大 >> 正文

筑在湖大|湖南大学科学馆

发布于:2018年12月25日 作者:周妍 袁硕 熊思奇 徐智博 周强 杨一鸣 来源:湖南大学建筑院 点击:[]

湖南大学科学馆于19336月胡庶华校长任内兴建,由蔡泽奉设计。19356月竣工,耗资 14万元,占地8666.67平方米,建筑面积6550平方米,有大小房间41间,红砖清水外墙。

1932年湖南大学科学馆奠基纪念

1933年湖南大学科学馆建筑时场景

1937年,科学馆竣工。此建筑为当时湖南省内规模最大的公共建筑,动工时举行了盛大的开工典礼,当时湖南省政府主席何健亲自参加了典礼,并题字“学以致用”,刻石刊于大楼入口门厅的墙上。

科学馆原为两层,后由柳士英教授设计,于1944年加建一层,由平屋顶改建为青筒瓦坡屋顶。19458月日本侵略军投降后,驻长沙地区日军在科学馆受降。

现在的科学馆

徘徊在现代与古典之间

砖混结构、西洋古典风格,檐口、拱券形大门等处均为典型的古典复兴样式,具有完美的比例,均衡的体量,细腻的大样还有相得益彰的阴影效果。

——《营造》

以上这些文字是现今能够找到的对科学馆较为普遍的评论。科学馆的水平线脚的檐口,大门入口处的花岗石贴面和罗马式的拱券造型,将它与工程馆区别开来。但浙江大学建筑系教授杨秉德认为其做法并不地道,很多细节不够到位,勉强算是古典主义建筑,要说“典型”,“似乎不合适”。

大门入口处的拱券造型

其实,若细细品读这栋建筑,可以发现在它的古典主题下还夹杂着诸多现代主义建筑的内容。因为无论从它的平面功能还是立面细节看,科学馆都似乎徘徊在“古典”与“现代”之间。

首先,从总图角度看,科学馆的设计是基于地形与周边环境的理性思考,其正面直对东方红广场,在湖大校园的交通区域占据重要的位置。两个主要的入口又分别直对去往岳麓山的登高路和车流人流量较大的麓山南路,与城市交通的联系十分到位。

其次,通过对其平面进行构图分析可以发现,科学馆明显地分为北、东两个部分,并呈L型。两个部分都讲求古典建筑轴线对称的布局形式,但里面的房间布置和楼梯间等设计又具有现代主义建筑讲求功能至上的特点。

小庭院

若以加建前的科学馆为研究对象,确实会发现它在整体构图上和法国古典主义建筑很相似,但是,在比例上远不如后者那么严谨科学馆北立面的最左和最右部分并未完全对称;而东立面靠近中间的两个部分也未完全对称。科学馆在基座、屋身和屋顶部分的比例和经典的古典主义建筑也有很大的差距。

可以推断,蔡泽奉教授在构思的时候只是拿古典主义的法则作为参考,而并未循规蹈矩、墨守成规地完全照搬照抄,在遇到具体问题,涉及到建筑功能的时候,也小小地为现代主义让步。

同时凝聚两位建筑大师的心血

众所周知,西方古典建筑的美主要就体现在建筑形体的比例上,对一座这样的建筑进行改扩建而又不破坏它原有的历史风貌和周围环境,始终都是一个难题,贝聿铭对法国卢浮宫的扩建能说明这个问题。原科学馆只有两层,可以说是一个体量比较舒展的偏法国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

若继续走西洋古典主义的平屋顶形式势必破坏自身作为古典主义建筑的内在比例,这条路是行不通的。柳士英根据科学馆的实际情况,选用了西洋式四坡顶。

加建的第三层出现了柳士英最喜欢的竖向长窗

中间牌坊式的入口,牌头与屋顶檐口的处理上。如果牌头在檐口下打住,会显得太平淡;如果牌头冲破檐口而没有任何过渡就显得生硬,柳士英在牌头左右两边的檐口各切一刀形成两个斜面,并在上面作了花草式具有中国传统风味的彩绘。

加建时入口的精妙处理

二零五教室中的受降仪式

四月十日,余在科学馆,觉敌人之轰炸,并不足畏,故未惊惶出走。是日面部虽受伤流血,而研究科学之人,其血流在科学馆,是流得其所,虽死亦无愧恨。

——湖南大学化学系谭云鹤教授

抗战胜利后,国内分区受降,以长沙为第一。所谓长衡区,乃指南自衡阳,北达岳阳为范围;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受降的主官,是第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中将,代表长衡岳区二十馀万日军投降主官,是日本第二十军司令官坂西一良中将。

当时参加受降仪式的中央社记者张弓撰写的《长衡区受降记》一文,详细记录了受降经过。1945915日,临时大礼堂受降会场经过精心布置,呈现出肃穆庄严的气氛,该会场由第四方面军外事处长董宗山少将指导设计。室内正面悬挂中、美、英、苏四国国旗及红色木质V字,临时大礼堂左面悬挂有同盟国国家领导人画像。

受降礼堂布置非常肃穆庄严

上午11时左右,参加受降典礼的中美来宾已先后进入会场。正午12时,王耀武进入会场就坐,受降典礼正式开始。 第一处第一科科长王重之上校引导日方投降代表日军第二十军阪西一良中将,及其参谋长伊知川庸治少将、参谋西乡从吾上校、副官渡边诚夫中校及译员一人等进入受降会场。

阪西一良等身穿中礼服,首先对会场中悬挂的盟军四领导人肖像行礼致敬,继而对王耀武鞠躬为礼。王耀武欠身作答后,即命令他们到指定席次就坐,并要求他们呈验身份证明档。随后,王耀武宣读受降命令,阪西一良等日军投降代表肃立恭听。

经过翻译后,日军投降代表阪西一良大声回答:遵照执行。

此后,王耀武在日军投降缴械办法之武字第一号训令文件上签名,交由罗幸理副参谋长宣读,并由毕业于日本东京帝都大学的湖南大学机械系教授陈孝祖翻译官翻译成日文,董宗山处长译成英文宣读,当即交阪西一良亲收。

阪西一良在接收训令档时,立马起立,双手接受,并表示谨遵奉行,并在受领证上签字盖章,由伊知川庸治少将双手捧呈给王耀武后,王耀武命令阪西一良等退席。这一庄严伟大的受降仪式宣告完毕。

降书签署后,坂西一良即命伊知川少将双手捧呈王耀武将军,为状至恭

受降典礼告终后,王耀武将军与中外来宾暨新闻记者共摄一影,永留纪念

筑在湖大制作团队|周妍 袁硕 熊思奇 徐智博 周强 杨一鸣

图片|贺梦蝶 廖鑫

编辑|吴孟然

鸣谢:陈树芸、宋明星、杨振航等老师

资料参考: 郑晓旭《湖南大学早期建筑研究》,现代快报,抗日战争纪念网